<span id="v6000"><output id="v6000"></output></span>

<optgroup id="v6000"><li id="v6000"><del id="v6000"></del></li></optgroup>

  • <acronym id="v6000"></acronym><menu id="v6000"><code id="v6000"></code></menu>

      關注微信
      小程序

      打捆機市場回顧及展望:特色機型與高端機型主導下的新格局

      作者: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2024年02月16日 收藏

        伴隨著農機產業發展,全品類都在進步與創新中發生著變化,日新月異,重構著行業格局,也重構著國內農機品牌在全球的競爭地位。

        以打捆機這一產品為例,近2、3年來,在技術工藝創新驅動下,國內品牌厚積薄發,正在擺脫低端扎堆、高端不足的尷尬境地,研發、制造能力邁上新臺階,展現出新的競爭實力與市場特征。

        由新興到成熟,持續發力,縱深推進

        提及打捆機,就離不開畜牧業,這個產品就是為方便飼草運輸而發明的。最早的打捆機是美國人埃默里1853年創造的,后經戴德里克、沃爾特•伍德、約翰•費•阿普爾等多人不斷改進,到1958年,形成了矩形體、圓柱體兩種成捆形式的打捆機,并伴隨著產業進步,不斷升級換代,形成了今天體系化、系列化、多種結構形式的產品。

        國內引進打捆機這一產品,初衷也是奔著牧草打捆作業去的,毫無懸念,國內打捆機的研究必定會借助牧區優勢,坐落在內蒙古的中國農機院呼和浩特分院屬國內對打捆機研究較早的單位,“華德”就是其與相關單位聯手打造的國內畜牧機械領軍企業,華德方型打捆機也曾多年在國內品牌中引領發展。

        從根本上講,國內打捆機產業的發展歷程并不久,7、8年之前,我們還把打捆機作為國內農機行業的小眾產品來看待,之所以稱其“小眾”,是相對于拖拉機、三輪車等傳統大眾產品而言,其主要特征是市場需求細分、應用場景特定、體量小且起步晚、大眾熟知度不足等。

        從行業統計數據分析,我國打捆機市場發展可以劃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2015年之前,產業蓄力與資源積累階段。

        這個階段最鮮明的發展特征就是年度市場增量一直未突破萬臺,主力銷售市場集中于內蒙古、新疆等畜牧業起步較早的區域,產品以國外進口為主,國產品牌一直處于產品完善階段,用戶認知程度較低,雖然年度銷量逐年遞增,但是整體體量不大,產業資源積累明顯,市場尚未放量。

        第二個階段,2016年至今,市場快進、格局優化、產業成熟階段。

        伴隨著國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農業產業結構發生重大變革,“糧改飼”等戰略相繼出臺,畜牧產業迎來快速上升期,畜牧機械需求大增,打捆機產業也跟隨行業大勢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再加之國家“秸稈禁燒”“秸稈打捆離田”政策助推,2016年,打捆機國內市場保增量首次突破萬臺,市場升級開始發力;2018年,打捆機市場年保增量突破了3.3萬臺,同比實現了132%的翻番增長,成為有史以來最大增量。

        在接下來的2019年,整體市場銷量出現了回落,2020年開始則重新回到穩步增長的軌道上,年度銷量穩定在3.5萬臺上下;2021、2022連續兩年,市場表現穩中有升;2023年整體市場銷量急轉直下,下滑幅度超過45%,市場進入盤整期。與此同時,經過產業熟化,國產打捆機研發制造持續發力,迅速崛起,逐漸占據了市場主要份額,個別國外品牌銷量急劇萎縮,價格昂貴、性價比較低的品牌甚至退出了中國市場。

        我們重點分析一下2023年打捆機市場情況。

        對于國內所有農業企業而言,2023年的路程走得異常艱辛,整體市場可謂跌聲一片,三個因素是最大誘因:一是,全球政治沖突不斷,形勢復雜多樣,三年疫情后仍處于經濟發展修復期,市場低迷的大環境影響到各個行業,農機行業運行亦是遭遇了全面回落。

        二是,國內農機行業進入升級調整深水期,減速、提質、升級已經大勢所趨,農機行業整合進入新階段,以技術創新、精益制造、產品升級為主要基調的新時期已經全面來臨,存量更新主導、趨穩運行已成為常態化。

        三是,占據市場主要比重的動力機械產品正處于“國三升國四”排放升級的著陸期,2022年,該政策落地前,國三排放產品市場透支嚴重,占據了較大市場份額,導致了市場需求嚴重趨弱。據不完全統計,整體農機市場銷量同期下滑超過30%,就連一直看好的畜牧機械產業也因為牛、羊、豬、奶等價格下挫而遭遇了“寒流”,整體下滑超過20%。

        具體到打捆機市場,在遭遇以上因素影響的同時,夏季麥收秸稈作業季又遭遇了“爛場雨”,以河南、安徽最甚,這就導致了圓捆機、撿拾型方捆機等產品銷售遇冷。同時,受牛羊價格低迷影響,畜牧養殖業走低,秸稈飼料打捆機需求也急劇萎縮,全年打捆機銷量回落當屬情理之中。

        由政策驅動到剛需選擇,大型化、特色化產品主導

        從產品國外導入到國產化崛起,打捆機稱得上畜牧機械品類發展的代表之一,這個過程中,開啟快速發展之門的重要推手當屬政策驅動。

        連續多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發展草食畜牧業,牧草需求逐年增加,自然就為畜牧機械提供了更多的應用場景和市場需求。與此同時,為實現農作物秸稈禁燒政策執行到位,全國各地加大了對秸稈作業相關產品的累加補貼力度,打捆機產品是實現秸稈離田作業的首選機械之一,多年前,以安徽、河南、山東、內蒙、東北為代表的多個區域,在產品需求旺盛的年份,都在國家補貼的基礎上,分別采取了不同的累加補貼政策,有效地拉動了打捆機市場的快速發展。

        在產品成熟度上,我國打捆機產業可謂進程神速,不僅中低端產品全面國產化(個別部件進口),而且在高端、大型、高密度產品領域進展神速,2023年全國會上,就有近10家國內農機企業推出了全球最高端的6道繩高密度頂尖打捆機產品,國產化進程邁入嶄新發展階段。

        從行業習慣分類而言,打捆機有方捆機和圓捆機之分,按照產品結構、作業形式等要素再細分,方捆打捆機包括直接撿拾方捆機、撿拾粉碎型方捆機、收割打捆一體機、自走式打捆機等;圓捆打捆機包括小型圓捆機、大型圓捆機、帶強喂粉碎功能圓捆機、打捆包膜一體機等。

        打捆機打的草捆越大,就對打捆密度緊實度要求越高,就有了低密度、中密度和高密度之分。從草捆成捆形式上,有打結器打結系繩的、有兜網纏網的也有包膜的等。按照國外產業現狀,打捆機這一產品就是和畜牧業強相關的,而在我國,對打捆機剛性需求形成的助推力,卻是主要來自兩大產業:

        第一個產業,畜牧產業飼養所需。伴隨著國內農業結構調整,人們傳統意識里“糧食”的范疇愈加廣泛,肉禽蛋奶與傳統谷物相互補充的能量供給結構正在不斷調整優化,畜牧養殖業正在成為新的發展力量,牧草遠遠不能滿足養殖飼料所需,據統計,目前,我國每年草產品進口總量達204.5萬噸,且逐年增長,小麥、玉米等秸稈飼料化則作為了有益補充,由此就催生了牧草之外的農作物秸稈的同時打捆需求。

        第二個產業,秸稈產業發展促使。作為戰略性產業,全國各種作物秸稈理論資源量最新數據約為9.77億噸,可收集資源量約為7.37億噸,而秸稈離田率不足40%,空間不小。秸稈綜合利用方式包括飼料化、肥料化、燃料化、基料化、原料化等,在諸多領域均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秸稈產業在國家政策推動下迅速升溫,這就催生了秸稈打捆、運輸加工的需求。

        從銷售區域集中度上看,打捆機主力市場集中在內蒙古、新疆、安徽、黑龍江、吉林、河南、山東等地,占據了整體銷量的絕對比重。從產品銷售型號構成來看,上半年,小麥種植區域撿拾型產品熱銷,不管是方捆機還是圓捆機,齊上陣服務于小麥收割后秸稈打捆離田;下半年,除了牧草種植區域撿拾型產品旺銷外,帶有切碎、揉搓、清選等功能的秸稈飼料打捆機產品占據多數比重,主要用于玉米秸稈的飼料化作業。

        于是,這就出現了兩個發展趨勢,一個是大型化,另一個是特色化。大型化不難理解,這也是整體農機市場的大趨勢,打捆機產品亦是如此,6道繩大型方捆機一度被國外壟斷,以高效率、高性能著稱,被用戶稱為打捆領域“行走的印鈔機”。而特色化,專指秸稈飼料打捆機而言,這種產品屬國內創新型產品,可以對不同品種、不同形態的農作物秸稈一次性完成撿拾、破碎、揉搓、除土、壓實、自動纏網等作業,實現秸稈成絲,直接進養殖場。

        以吉林天朗“草王”秸稈飼料打捆機為例,可以對各種農作物秸稈實現三次粉碎、三次揉搓、五次除土,絲化率超過90%,秸稈作業飼料化后的含土率小于2%,飼草揉搓長短可調,直接進行牛羊飼喂,正是因為可以滿足用戶需求,秸稈飼料打捆機產品市場2018年開始火爆,2021、2022年達到高峰期,2023年受畜牧業下行影響,出現市場20%以上下滑,但遠低于整體打捆機市場下滑幅度。

        綜合多方因素分析,打捆機需求呈現出持續增強的趨勢,大型化、特色化產品主導的市場格局全面形成。

        由跟隨到創新,核心部件工藝短板仍需加力補齊

        客觀評價國內打捆機產業過程,會感受到國內制造的快速反應能力,同時也感受到“卡脖子”技術和部件存在給產業發展帶來的“有苦難言”。難題何解?唯有進步和自我強大,打破壟斷。

        國內打捆機產品制造遵循了跟隨加創新的研制路徑,且逐步形成產業集群體系,形成了以內蒙古、山東、河南、吉林、安徽、河北等地為代表的生產產業集群。從銷量分布看,市場調查顯示,目前,全國打捆機生產企業超過260家,但銷量超過100臺的僅有50余家,品牌集中度極低。國內一線品牌以華德、星光玉龍、中聯、雷沃、花溪玉田、天朗、順邦等知名度較高。

        進步固然可喜,但是,從制造段位分布分析,全球頂尖打捆機產品集中在美、德等歐美國家,多年來一直占據高端產品市場,在大型高密度打捆機、大型圓捆機等領域占據絕對優勢。目前,國內大型草場、牧場、熱電廠等牧草、秸稈打捆所用高密度大型化產品依賴進口,整機和配件價格昂貴,反觀,國產品牌的低密度中小型產品固然有價格優勢,但是產品同質化嚴重、可靠性不足、故障率高,高端產品實現試制突破,但是產品量化依然處于推廣階段,需要進一步驗證。

        一言概之,國產打捆機品牌多集中在中低密度方捆機、小中型圓捆機等產品上,固然在破碎、揉絲的秸稈飼料打捆機產品上獨具優勢,不可否認的是,多數品牌可靠性不足的弊病隨處可見,與愛科、凱斯、庫恩、馬斯奇奧等全球一流企業相比,依然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除了國內打捆機在高端大型化整機產品存在短板之外,有一個“卡脖子”部件一直被業內猶如“骨鯁在喉”,那就是方捆機打結器依賴國外。熟悉打捆機產品的人都知道,方捆機型產品最核心的部件之一是“D型”打結器,也就是負責打捆繩自動打結的核心部件,由于其動作頻繁、沖擊力大、磨損受力重、部件配合緊密,在材質、整體性能、結構配合等環節要求嚴格,一直被國外壟斷。

        國產打捆機所用的D型打結器超過90%使用德國進口產品,雖然國內多家制造企業針對打結器進行了數年研發,但是整體性能并不理想,耐用性、成結率和靈活性都與國外產品有較大差距,這就暴露出國內材料加工工藝、裝配工藝等環節的落后性。

        于是,我們創新發明了“繞道超車”的秸稈飼料打捆機,該產品針對秸稈飼料化而生,不僅能夠一次性完成秸稈揉絲、除土,直接進養殖場,而且很好地避開了打結器這一“卡脖子”部件,草捆捆綁方式則由繩捆改成纏網。

        該產品采用復合型多功能工藝路線,設計為錘爪撿拾破碎裝置、攪龍輸送+轉篩風機除塵、動刀+定刀揉絲、油缸壓實+高密度成形、智能稱重+自動纏包、出包,草捆成形仍為方捆,極大地方便運輸和貯存。該產品一經投入市場,便受到了用戶青睞,給用戶帶來了超出其他產品的收益。

        不僅如此,近兩年來,國內品牌在高端高密度大型化打捆機領域也邁出了積極的步伐,雖然打結器這一部件繞不開,但是在產品其他結構、其他部件國產化方面做了全方位突破,實現了6道繩最高端產品研發制造,并在部分結構上實現了進一步創新。

        整體而言,國內畜牧產業、秸稈產業面臨著良好的發展機遇,加之國家政策助力,打捆機產業向好趨勢明朗,同時,也將伴隨著打捆機產業成熟進入品牌整合期,預計,2024年乃至幾年內,該產品整體市場銷量上有所回落,但是大型化趨勢明顯,在價值創造上并不會減少。

        未來,誰能贏得未來打捆機市場?

        毫無疑問,當屬產品全面品質卓越者享之!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vcloudteam.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狠狠做深爱婷婷久久综合一区|久久久亚洲欧洲日产国码a|明星乱亚洲合成图|精品无码中文字幕在线|1精品国产免费久久国语
      <span id="v6000"><output id="v6000"></output></span>

      <optgroup id="v6000"><li id="v6000"><del id="v6000"></del></li></optgroup>

    1. <acronym id="v6000"></acronym><menu id="v6000"><code id="v6000"></code></menu>